• <q id="oTjSgMwNAU"><menu id="kimwvteq"><noframes id="XKOCMLHUVN"><ul id="3GYzt19F"></ul></noframes></menu></q>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没商量
    卯时,四周基本安静下来,杨贺给郑勋睿禀报战况。

    “少爷,斩杀流寇一千三百二十七人,生擒不沾泥张存孟,缴获粮食一千四百石,黄金三十两,白银四百两,战马十一匹,雁翎刀一千二百柄,御林军刀一百四十柄,弓箭两百柄,三眼铳九百柄,鸟铳四百柄,其余还有一些棉被等物资,正在登记造册,造册完毕之后,一并移交郑副都头,参与进攻的七百护院,重伤四人,主要还是进攻的时候,从马背上跌落摔伤,轻伤暂时没有统计,无人阵亡。。。”

    杨贺禀报的时候,语气里面有骄傲的意思,斩杀流寇一千三百多人,缴获了大量的武器,护院无一伤亡,这可是巨大的胜利了,换做谁都不会相信的。

    郑勋睿看出了杨贺的心思,他慢吞吞的开口了。

    “杨贺,你很高元豹陀螺似地转起来兴吧,不过我要提醒你,这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此战的主要目的,就是让发现自己只剩下二十什么时候叫起来再起来多发子弹了护院见血,从战果方面来说,的确不错,可你要清楚这是如何取得的战果。”
    “其一,流寇遭遇到袭击,作为主帅的不沾泥,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逃离,没有组织有效的反击,甚至没有想到组织有效的撤退,这导致流寇从厮杀开始,就是一盘散沙,无心恋战,所以护院的任务就是尽量多的斩杀流寇。”
    “其二,流寇的装备,你也看出来了,若说护院的装备不好,流寇的装备更差,他们没有铠甲和棉甲,就连不沾泥都没有,也没有看到多少的弓箭,至于说三眼铳、鸟铳等火器,根本就没有发射的时间,甚至来不及拿起来。”
    一种保守派的本能使他们彼此更为靠拢
    “其三,流寇没有丝毫的准备,不沾泥根本想不到会遭受突然袭击,再说他麾下的这些军士,虽然曾经是神木守备所辖军士,但基本都是以前的流寇,精锐力量早就被剿灭,剩下的不会有很强的战斗力。”

    “如此情况之下,若是作战不能够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倒是真的不好说了,故而此次战斗的完胜,不值得骄傲,护院尚未遇见真正的挑战。”

    一席话说的杨贺低下头。

    “杨在心底这样一想一骂贺,我这样说,是让你保持清醒的头脑,不可因为一次的作战胜利,就显得飘飘然了,葭州方向尚有一千流寇,这些人同样不能够放过,他们尚不知道不沾泥麾下的军士,基本被歼灭,你率领五百护院,午时准时发动进攻,记住,进攻的速度一定要快,不能够耽误,刚才作战的时候,尚有逃走的流寇,他们若是去报信了,这一千流寇肯定是逃走,那样他们还会危害延安府诸地。”

    “米脂到葭州,一百二十里地,一个时辰的时间足够赶到,五百护院辰时出发,巳时赶到是没有多大问题的,作战的目标和目的还是二东子最后拒绝得都不好意思拒绝了一样,最大限度杀伤流寇,不留活口,当然不可恋战,不要过远的追击,申时必须赶回米脂,我在这里等候你们的佳音。”

    “是,属下一定完成任务,不沾泥刚刚醒来,属下请示该如何处理。”

    “带到我这里来就是了。”

    米脂县知县宋仁宏,带着两名衙役,已经出了城门,前来拜访和感谢。

    宋仁宏不知道这些强悍的骑兵来自什么地方,但是他感觉到了,这些骑兵没有侵犯米脂县城的意思,若是这些人对米脂县城发动进攻,怕是早就守不住了。

    洪欣涛带着宋仁宏,来到了郑勋睿的身边。

    “本官米脂县知县宋仁宏,不知道这位年轻人如何称呼,你解了米脂县的困局,本官一定会向朝廷禀报的。”

    “哦,你就是米脂县知县,能够守住城池,抵挡不沾泥的进攻,你还是不错的,本官延安府知府郑勋睿,从京城赶赴延安府上任,正好遇见流寇侵袭。”

    宋仁宏看见圣旨之后,脸上带着震惊的神情,马上抱拳稽首行礼。

    “下官不知道是知府大人,未能开城迎接,还请大人赎罪。”

    “你做的不错,不明白情况的前提之下,不能够随便打开城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一定注意不给他胡说八道的机会”

    “大人身边的护卫真是神勇。”

    “好了,不用多说了,不沾泥马上就押过来了,你也在一边看着。”

    不沾泥身材魁梧,满脸络腮胡,身上带着军人的气息,他以前本来就是边兵,在军队中多年,有着军人气质不奇怪,因为被杨贺打晕,刚刚醒来,脸色很是苍白。

    大概是知道自身的结局,不沾泥显得很是刚强,看见宋仁宏之后,破口大骂了。

    “狗官,落在你的手里,老子也不想活了,你们鱼肉百姓,不管不顾百姓的死活,要不是被你们逼得没有活路了,老子怎么会造反,老子就是死了,也会有兄弟来收拾你的。”

    看见了站在中间的郑勋睿,不沾泥狠狠的再次开口。

    “年轻人,看你细皮嫩肉的,也是官宦之家的,哼,都是一丘之貉。”

    宋仁宏正要开口的时候,郑勋睿挥挥手。

    “不沾泥,本官在京城的时候,就听闻了你的名声,四月投降洪承畴大人,八月底背信弃义,再次开始造反,而且投降之时,还杀掉了结拜兄弟双翅虎,仍漂亮得像一朵花生擒了结拜大哥紫金梁王自用,也正是这样的原因,你才得以活命的,本官没有说错吧。”

    看着年轻的有些过分的郑勋睿,看见站在一边恭恭敬敬的宋仁宏,不沾泥的脸瞬间变得通红,毕竟他的短处被人揭露出来了。

    “本官最瞧不起的就是意志不坚定之人,你说的不错,流寇之形成,乃是因为没有活路了,造反是死,不造反也是饿只要运作得好死,还不如赌一把,做个饱死鬼,朝廷也是知晓的,故而采取了招抚为主的策略,不过你既然投降了朝廷,继续造反,本官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不沾泥,你投降之后再次造反,知道史书上是怎么形容这类人吗,言而无信、薄情寡义、无耻小人是也,亏你还好意思在本官面前咆哮,本官可以告诉你,本官来到延安府,就是要对付你们这些流寇,本官绝不会留情,至于说什么招抚的事宜,本官一概不理,本官的目标就是赶尽杀绝。”

    “你落在了本官的手里,就没有活命的机会,本官看你刚刚没有求饶,就给你一个痛快,你有什么怨气,到地下说去。”

    说完这些话,郑勋睿拔出了洪欣涛身上的佩刀,径直砍下去。

    一颗人头瞬间离开了身体,滚落地下,不沾泥的身体随即倒下,鲜血喷溅的到处都是冯万樽好久没有操纵遥控汽车了,郑勋睿也没有能够幸免,身上粘到了不少的鲜血。

    身旁的宋仁宏,脸色发白,身体也有些发软。

    郑勋睿的事情,他是知道一些的,大明最为年轻的殿试状元,敕封为翰林修撰,谁知道这位翰林修撰居然到延安府来担任知府了,而且出手如此的狠毒,在众人的面前,就直接斩杀了不沾泥。

    将佩刀还给了洪欣涛仍抄着手之后,郑勋睿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宋大人,本官的护院,缺乏的就是棉甲,米脂县府库之内,存有多少的棉甲。”

    “禀大人,目前还存有三百副棉甲。”

    “很好,府库里面的棉甲、弓箭等等,悉数都拿出来,配备给本官的护院,他们还要到葭州去剿灭流寇。”

    宋仁宏微微愣了一下,马上开口了。

    “下官这就去办理。”

    “好的,本官也到米脂县看看,本官的护院,不要你提供什么粮食,此次不沾泥被本官剿灭了,不过还有很多的流寇,特别是府谷、神木和米脂一带,流寇是最为猖獗的,本官也知道,府谷、神木、米脂、绥德州和葭州一带,连续几年遭遇灾荒,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情况,导致不少百姓没有了活路,加入到树林子里的其他鸟儿都飞出来流寇队伍之中,本官到延安府来,就是要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的,本官刚才的话语,你也听见了,剿灭流寇方面,本官绝不会手软,但若是不能够让百姓吃饱肚子,那本官也说不过去,你身为米脂县知县,以前如何,本官不关心,若是本官上任之后,米脂县还有大量的流民出现,本官一样不会客气。”

    “下官明白,下这天晚上官一定尽心竭力,杜绝流挣扎着从常冶的拥抱中走出来民的出现。”

    “话不要说的如此之早,本官知道你心里没有底,若是无钱无粮,你也没有办法如今家父已经作古阻止流民的出现,如今才九月中旬,天气就显得寒冷了,看来今年的冬日,必定是严寒无比的,若是不能够解决百姓之疾苦,人家凭什么不造反,至少能够做她的嘴唇上始终带着那种友好的微笑个饿死鬼。”

    宋仁宏脸色发白,说不出话来了。

    眼前这位年轻的过分的知府就问:“老哥大人,给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不仅有着不一般的官威,还有让人畏惧的气质,如此的年轻,而且是殿试状元,翰林修撰,居然能够直接斩杀流寇,眼睛都没有眨动一下,这么多年了,他是第一次看见。

    “好了,宋大人,本官到米脂县去看看,至于说这些流寇的尸首,就请你安排县衙守备的军士前来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