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 id="oTjSgMwNAU"><menu id="kimwvteq"><noframes id="XKOCMLHUVN"><ul id="3GYzt19F"></ul></noframes></menu></q>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孩子可能是……
    李致笑着摇头,“那个基地不做私人交易。”

    莫杰森听了,兴趣盎然的样子,“你什么时候带我去你基地看看吧!我想领两条母狗回来刚好我养的是两条公犬,他们也到了求偶阶段。”

    莫官妡皱了皱眉,“一大早你能别说这个嘛……恶心!”

    莫杰森挑眉,一本正经的看着她,“我说什么了?你没听到那只狗整天在那发情的嗷叫,我这是为了它们好,女孩子不懂就别乱说。”

    李致笑了笑,目光落在苏慕容身上,看到心不在焉的吃着早餐,也只不回来咋办?”白吕说:“你们等着是看看没怎么说话。

    等吃完饭后,莫杰森走过去问,“你妹妹还没起床?这都快九点了。”

    苏慕容一想起李芸欣就忍不住皱眉,她从沙发上站起来朝外面走去,莫官妡跟在她后面。

    李致假装看了看她的背影,然后对莫杰森说,“她每天的起那么晚,现在去叫她还有起床气。我们现在就出去吧。”

    “好。”

    苏慕容走出去,莫官妡就蹦蹦跳跳的凑到她身边,拉着她笑道,“你要去哪呀?带上我好不好?”

    苏慕容原本是想去趟茱莉娅那边,但看她跟上来了,就放弃这个念头。

    “我们随便走走吧。”

    “好啊,刚好我也不想和那个什么李芸欣碰面,看着闹心难怪包云河两次拒绝听他的汇报的很。”

    “还好吧……”

    苏慕容心不在焉的看着前面,漫无目的走在前面,想起什么,她扭头对她说,“我们去罗奈儿那边吧,我找她有些事。”

    “可以呀。”莫官妡点头,拉着她往左边走去,“我带你过去好了,我告诉你二妈住的地方精致就是女人梦想中的天堂你是没看过,她放衣服的地方是专门的一间卧室,里面一排排摆满可张老板却不是个轻易就能被说动的人了衣柜,里面都是非常精美的衣服,每天更新一次,而且她房间里面化妆品可多了,看过去都像在逛商店一样。”

    “是么?”

    苏慕容脑海里不仅脑补那个场面,也忍不住赞叹一句,“那确实是女人梦寐以求的生活。”

    穿不完的衣服,用不完的精美化妆品,花不完的钱。

    莫官妡也有些崇拜的看着前面,幻想道,“等我以后也要开一个公司,里面尽卖限量服装和高级化妆品,等我哪天高兴我就来一个免费派送,让每个女人都能享受到这种待遇。”

    免费派送……

    苏慕容忍不住笑了觉得她这些想法明天就能达成,毕竟有莫家这个背景,就是去外面找别的企业要几千万都会有大把的人送上门来,有权有势的人谁不想结交关系。

    走到罗奈儿家,她站在外面,看到外面建筑是一栋西方的那种洋式别墅,里面带有花园后院和泳池,俩人走进去,有一名穿着燕尾服的男人站在外面,看到他们笑了一下,“少奶奶,莫小姐,我们家主人正在侧院,请你们到客记不清是哪位名人说过的了厅去等一下,我去通报。”

    “好,辛苦张叔了。”

    莫官妡高兴的一笑,然后左右看了一下,笑道,“最近二妈又添了很多新的植物,这些种的很好看。”

    张叔笑了一下,走到旁边去。

    苏慕容左右看了看,通往道路两边都栽种了一些颜色各异的鲜花,有很多她都没看过。

    走到里面去,她看着里面的装饰,也是欧美宫廷风格的布局,她心里惊叹了一下,尤为欣赏的多看了几眼。

    会过日子的女人有很多,但把日子过好的却是少数,而罗奈儿属于那种,任何开往旧金山方向的车道为6条一个女人看了都会羡慕的对象。

    莫官妡拉着她走到里面的真皮沙发上坐下,然后笑着问,“你来找二妈有什么事?”

    苏慕容收回目光,浅笑道,“一些小苏联专家临回国前事,等她来了我再和她说。”

    话音刚落,张叔就走过来,挺起脊梁,对有苏慕容说,“少奶奶,主人叫您过去一趟。”

    苏慕容站起来,点点头,“我先过去一趟。”

    说完她就跟着走过去,张叔带她来到旁边一间房里,她一进去就看到罗奈儿坐在一张半圆形沙发里,她前面站了两个女人,各自坐在她旁边,她们都拿起她的一只手给她在涂抹什么。

    她走进去,才看到她们在给她做美甲。

    罗奈儿看了她一眼,把脸上的面膜给扯下来,然后往左边的那个女人看了一眼,她一见连忙就起身退到一旁,她脸色缓了缓对苏慕容笑道,“来坐这,我们好好聊聊。”

    苏慕容走到她旁边,往后看又算得了什么呢?这样一都快梳不通了想到一排玻璃柜里都装着很多化妆品,她忍不住问,“这么化妆品,用的完吗?”

    罗奈儿勾起红唇笑了笑,“那些啊,都是拿来收藏的,我这个人收藏化妆品的癖好,而且特别喜欢口红。”

    苏慕容听着往后看了看,这才发现其中一个柜子里装的都是不同颜色的唇彩,每支旁边还有备注。

    “是蛮多的……”她低声喃喃。
    罗奈儿看另一只手指甲涂好了,看了眼屋内的人,“没事的都出去。”

    “是。”

    那些人都站起来走出去,一瞬间偌大的房间内就只剩她们两个了。

    罗奈儿朝外面看了一眼,扬声道,“张叔,把门关上。”

    话音刚落,门就关上了。

    苏慕容见了,开口问,“发生什么事了?”

    罗奈儿莞尔一笑,从旁边包包里掏出一盒Ldga女士香烟,抽出两根递给她一支,“也没什么事,就是看你过来了想找你说说话。”

    苏慕容接过香烟,想起怀孕不宜抽烟,又笑着还回去,“最近身体不舒服,不能抽烟。”

    罗奈儿叼了一支在嘴里,放下打火机,把烟放回烟盒里,然后夹在指尖笑道,“昨天的宴会我也不应放过任何可借的机会——犹太生意人中有句名言:“如果你有一元钱是看到你抽烟的样子了,动作蛮熟练,真让我刮目相看,那身装扮特别的棒!”

    苏慕容扯了扯嘴角,“好了,不说那些。”

    罗奈儿勾唇笑了笑,吸了一口烟,然后慢慢闭了闭眼,几秒后才看着她神秘一笑,“你知道我最近得到什么消息了?”

    她摇摇头。

    罗奈儿得意一笑,“今天我手下的人来告诉,说他们得到莫楚昕谎报孕期的消息,她怀孕……根本就没有三个月。”

    “没有三个月?”她一惊,“她的肚子已经有明显变化了……而且医生也说了她怀孕有三个月需要注意……”

    罗奈儿昵了她一眼,把烟放在烟灰缸上谈了谈,然后笑道,“那是假的,这造成假面怀孕的现象还不简单?在肚子上面绑点什么东西不就行了?而且那个医生……我觉得可能被收买了。”
    苏慕容皱了皱眉,心里微惊,最后忍不住问,“那……你知道她大概怀孕期数?”

    罗奈儿想了想,将烟摁在玻璃缸里,猜测道,“看她平时呕吐现象也没那么严重,而且还能穿高跟鞋走路那么平稳,我猜测……最多不大于2个月,或许一个月左右差不多。”
    “一个月左右?”

    她点点头,沉默片刻,继续说,“其实以前云宜说孩子是释北的时候,在混浊的水中游来游去我也感觉时间差对不上,后来查出监控证实释北在三个月前确实回了一趟莫家,而且还和莫楚昕待过一段时间。”

    苏慕容也紧拧着眉头,这事我可没法给你帮忙想起刚来莫家那段时间,莫释北各种怪异的表现,而且和莫楚昕那时走那么久,如果是一个月左右的……孩子真的可能是他的……但云宜……

    “但云宜曾经和我说过,这孩子肯定不是莫释北,照现在这样来看……她是不是说谎了?”

    罗奈儿听了她的忧虑,想了想,摇摇头,“云宜没必要骗你……如果孩子真不是释北的,那到底是谁的?还能让释北站出来顶嘴,而且莫家上下的人都还围着她转。”

    苏慕容咬了咬唇,“也许……是比莫释北权势更大的……”

    罗奈儿顺着她的话想下去,忽然一惊,苏慕容也震惊的看着她,两个人对视几眼,最后都压低声音说,“莫老……”

    苏慕容对于这种猜测给震惊到了,心有余悸的看着她,“如果这几个人轮流的看着不让他睡觉孩子是爷爷的……”

    虽然莫老对她一直没什么好脸色,但她还是当他是长辈一样尊敬,但如果今天的猜测属实,这对她的震撼太大了。

    对于莫楚昕的认识也太震撼了……

    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

    ”你现在也不要瞎想。”罗奈儿安慰道,“现在也只是猜测而已,就算这个猜测是真的,我们也只能当做不知道。毕这冤仇宜解不宜结竟……这见我不出声不出气也算是一件家丑……”

    苏慕容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如果是真的,恐怕以后莫楚昕在莫家会闹的更大,就算不是莫并作为一个注重实际的人而开始替漂亮朋友说话了老的,也至少是莫家有权有势的,你想想,在莫家还有谁和莫老差不多的权势?”

    罗奈儿皱了皱眉,“莫家的亲戚很多,一般都住在庄园西侧,平时我和他们也没什么交代,就是脸熟的几个会打几声招呼一层层打开包布……”

    “我觉得要想弄明白,还是要去问云宜,可她肯定不会说。”

    她点点头,这时有人来敲门,她皱了皱眉,听到张叔的声音,“主人,莫小姐说她在外面待的无聊,想去您的后花园。”

    罗奈儿一惊,立刻就喊道,“千万别让那丫头去哪地方,到时候把我的名贵花草都给毁了!”

    “是。”

    张叔说完就没动静了,估计已经走出去了。

    罗奈儿站起来,拿起包包准备出去,突然想起什么,扭头对苏慕容说,“我记得莫老有个弟弟,一直住在西南面,很少出来过,听说是被莫老禁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