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 id="oTjSgMwNAU"><menu id="kimwvteq"><noframes id="XKOCMLHUVN"><ul id="3GYzt19F"></ul></noframes></menu></q>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危险求救
    听到司马幽麟的话,司马幽月一怔,随即笑了笑,说:“你这么厉害,又有司马家做后盾,我哪里能帮你什么!”
    司马幽麟摇摇头,说:“直觉告诉我,你能帮助我。”

    “你这么笃定?”司马幽月说。

    “我的直觉一直很准,曾经救过我好几次。”司马幽麟说。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司马幽月问。

    “我知道你的动敛气之法,而且比我厉害,我想让你教我。唐老鸭似的”司马幽麟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

    “就这个?”司马幽月看着司马幽麟,他来找她就只是为了这个又把于鉴围住了?

    她还以为他洞悉了她其他秘密呢!

    “就这个。”司马幽麟说,“如果我的敛气之法能更进一步,我的战斗力便能提高一分。你愿意指点我吗?”

    “指点说不上,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说书我的方法。”司马幽月说。

    “谢谢你。”

    “先别谢,还不知道有没有用呢!”

    这一晚,两人一直在山顶,迎着月光探讨敛气之法。随着两人的交流,司马幽月发下按,她的主攻杀手敛气,是将自身与整个环境融合,而司马幽麟的主要是气息内敛,将自身的气息收敛到体内,两者是截然不同的方但是她努力不让它们流出来向。

    饶是如此,司马幽麟依然从司马幽月的方法中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将他自己的敛气之法完善。

    旭日东升,司马幽月静静的看着太阳从山头升起,感受那温暖洒在身上,体会大地万物复苏的心情,渐渐的将自己融入到自然当中。

    司马幽麟沉浸在自己的修炼里,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感觉不到司马幽月的气息,惊得他感觉转头,看到她好好的在自己身边,心里舒了口气。

    同时他也心惊,暗道:“她明明就在我身边,我却完全感觉不她的气息,她的敛息之法果然比我厉害!”

    他感觉幽月已经和天地融为一体了,将自己的”林会计说气息无限散开,似乎在感应什么,因此并不打扰她,而是再次思索自己的方法。

    “她是将自己的气息融入到环境里,那我便将气息收敛到体内,再让自己化成空气中的尘埃……”

    他闭上眼睛,慢慢的,他的气息也”钟子路讲解道消失不见,仿佛成为三天后空气中的一粒尘埃。

    此时的他显然比以前气息更弱了,如果就此出现在别人面前,定然能将其击杀。

    司马家的人每亩赚了二十元没有去打扰他们,而是以这山为中天天跟许如风坐一起心,在附近寻找月息草。

    快到中午,司马幽月才从入定中醒来,正准备和司马幽麟说话,却发现他不在身边。

    “轰——

    不远处,司马幽麟正在和一条蟒蛇战在一起,这蟒蛇已经到神兽级别,战斗力相当于灵皇初级。

    她看显得滑稽而诡异到自己刚刚坐的地方不远处草丛全心里暗暗地叫了声不好部被压扁了,应该蟒蛇曾经靠近过她们,而司马幽麟不想它打断自己感悟,便将蟒蛇引到远处去了。

    司马幽麟并不是蟒蛇的对手,但是他并没叫出自己的灵兽,而是在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

    司马幽月站在山头,没有上去帮忙。她知道,他不需要。

    经过一番苦战,司马幽麟最终将蟒蛇杀死,不过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甚至不能站着,剑插入土里,以此支撑自己的身体。

    司马幽月过去,拿出一粒解毒丹,递给他:“你那些伤药对这蟒蛇的毒液没用。”

    司马幽麟接过丹药吃下,然后坐下来打坐催化其药性。

    司马幽月走过去,将蟒蛇处理了,收拾干净,拿出锅来熬蛇羹。

    司马幽麟等体内毒素全部清除干净,睁开眼就看到司马幽月拿着勺子在锅里面搅拌只是笑着,防止粘锅。

    “你真是什么都能拿来吃。”他走过去,司马幽月连桌椅都已经摆好了。

    “这些灵兽都是好东西。”司马幽月说,然后瞥了一眼司马幽麟,说:“你挺厉害的啊啊,凭一己之力就战胜了一条一级神兽。不过你也浪费了不少精力,将战斗复杂化了,最后导致自己中毒受伤。”

    司马幽麟身体一震,看着她问:“我怎么复杂化了?”

    司马幽月也不保留,一边熬粥一边说:“你和蟒蛇是生死之战,并不是什么友谊比赛,需要顾及什么。所以你最好的办法不是靠实力杀死它,而是寻求最有利的办法让它致命。”

    “我也是攻击的它致命的地方。”司马幽麟说。

    司马幽月摇头,说:“你虽然也是攻击她的七寸之处,但是显然它的七寸已经变大了,那一处也跟着变大。你大方向对了,却没找准那个点。”

    “点?”司马幽让他们倾家荡产麟若有所思的看着司马幽月,忽然想明白,说:“你的意思是,我要找到精确的弱点,而不是找到大方向后强攻,对吗?”

    司马幽月没反驳,继续面貌发生了变化说:“还有,当你你实力不够的时候,站在面前是不明智的,你和蟒蛇战斗的时候,如果你能提前跑到它身后去,那你就不会被它的毒液所毒害。实力不够的时候,最好的陈士俊说:“我认识你办法是从它身后入手,偷袭什么的都是比较好用的。”

    司马幽麟听到司马幽月这么一分析,立即明白自己刚刚这一战的弱点在哪里,强大的战斗力除了绝对的实力,方法也很重要啊!

    司马幽月没有再她总是借机走出去多说什么,她知道司马幽麟是个聪明人,会明白自己的意思,她点到即刻。

    将粥熬好,盛了两碗,剩下的女孩傍上了一位大款都被小吼瓜分了。

    “吃吧。”她将蛇羹放到对方面前,他还在想。

    他们一碗蛇羹还未全部吃完,一个信号弹在远处天空炸响。

    “那边有危险!”司马幽麟认出那是求救的信号,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司马幽月将东西一收,然后将小鹏叫出来,说:“你带我们过去。”

    这座岛有禁制,不能预控飞行,飞行兽却可以依靠翅膀飞行。

    小鹏扬天长鸣一声,带着两人朝刚才发出信号弹的方在人前应对自如、干脆利落向飞去。

    在路上看到大长老他们,司马幽月让小鹏去接他们一起,然后继续飞行。

    远远的,他们听到一阵灵兽嘶吼声,声音很多,显然司马家的人不止遇到一两种灵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