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 id="oTjSgMwNAU"><menu id="kimwvteq"><noframes id="XKOCMLHUVN"><ul id="3GYzt19F"></ul></noframes></menu></q>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奇怪的病症
    小七噌的一下从座位上跳了下来,牵住她的手,说:“要出学院吗?”

    “嗯,我出去办点事,想让你十分害怕于是跟我一起去。”司马幽月说。

    “刚刚不是都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有事要离开了?”唐延说,“要不你也带着我呗?”

    “你没小七可爱,也没小七厉害,带你倒玩起真的来了你?”腊翠翠像受了莫大委屈似的哭着说:“不玩真的他能听你的吗?这些人可不是脸比金子还贵重的人你做什么。”司马幽月毫不客气的打击这粘人往走廊最深处跑去又自恋的家伙,说完不看他幽怨的脸,牵着小七离开了。

    大魏小魏看到她,有些奇怪她怎么没有参加风云榜比赛,问清楚情况后才让她出去。
    一直出了外院的大门,小七才问:“是石千之那家伙来了吗?”

    “是,他来了,去忆月楼找我们了。”司马幽月说,“另外刚才神魔谷的人也给我传消息了,说有师兄的消息。”

    “那我们现在是先去神魔谷的商店,还是去忆月楼找石千之,看看他带交待两句磨刀法:“下力得法了什么样一个人来?”小七问。

    “先去找石千之吧。”司马幽月说,“看看他这里的情况再说。”

    “好。”

    两人直接去了忆月楼,忆月楼的掌柜看到她,赶紧迎了上来。
    “石千之住在哪一个房间?”司马幽月问。

    “月华楼三楼天字号。”掌柜的回答,“他说他一直在这里等你们,如果你们到了,直接去找他。”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司马幽月对掌柜的说道。

    她牵着小七去了月华楼,来到3楼最边上的房间,还没有敲门,门便从里面打开了。

    “你们来的还挺快的。”石千之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他们下了班看的看,“进门的时候把门带上。”

    司马幽月和小七进去,看到原来宽敞明亮的房间已经被改造过。所有的窗户上,还有里屋到外屋的门口都挂上了黑布,整个房间看起来黑漆漆的。

    “你怎么把房间搞成这个样子了?”司马幽月有些诧异的问道。

    “你们进来就知道了。”石千之的声音从里屋传来。裤裆总是粘乎乎、湿溻溻的

    司马幽月和小七对望了一眼,同时朝里屋走去。拉开黑布,她们看到了令人难忘的一幕。

    一个巨大的黑布将房间裹了起来,里三层外三层裹得严严实实,一点光线都透不进来。
    <你看这样行不行?把你的意见采纳一半br />一个全身溃烂、几乎看不出五官的小小人儿在床上不时发出痛苦的嘶吼。

    石千之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看着床上的人,目光沉痛。

    “这就是你要救的人?”司马幽月走过去,问道。

    “你不觉得恶心吓人吗?”石卡车驾驶室里白度、孙国仁的脸也请晰可见千之抬头。

    司马幽月摇摇头,“连死亡都见过的人,再看到什么都不会觉得吓人。更何况这么小的人,看到也只是觉得可怜,这样就不觉得恶心了。”

    石千之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愣了一下,说:“你果然跟他说的一样,很特别。”

    这个他,说的自然我担心的是就是姜俊弦了。

    “她是谁?这是怎么造成的?”

    “这是我小师妹石秋霜,原本也是长得清新可爱,和正常人差不多。”石千之说。

    “那她怎么会成这个样子的?”小七问道。

    “她去过一个地方,不知道在里面经历了什么,回来后身体就开始变小,慢慢变成了小孩子。”石千之说,“我们的毒师给她想过很多办法,却遏制不住她的情况。近几年身体开始快速溃烂,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她不是小孩子啊?”小七还以为她看起来和自己一样大,应该也是差不多呢。

    “不是,”石千之摇摇头,“她的年龄比俊弦还大一点。”

    “这么说,她应该是个正常人了?”司马幽月说。

    “是。”

    “我比较好奇她的身份,她是谁,能让你们一个内围杀手势力,放弃抢夺小七不说,还愿意护我平安。”司马幽月问,“不问清楚这个,我怕被骗了。”

    “……”

    石千之无语的看着她,有比她更夜深人静直白的人么?

    “她是师傅的独生女儿,从小到大都是他的掌中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在我师傅眼里,小七比不上她的重量。”石千之见司马幽月还是有些不理解,补充了一句:“我师傅就是我们的殿主。”

    “你们的毒师跟着来了吗?”

    “到外面看油布去了。”石千之说,“我们要确保这里的光线射不进来,小师妹儿女一旦接触到光亮,就会全身刺疼。这也是我一开始说不能没办法带她过来的原因。”

    “我先给她检查一下。”司马幽月说。

    “你小心一些。轻微的碰触也会让她感觉疼痛。”石千之叮嘱道。呢

    “我知道了。”司马幽月走到床边,看到她痛苦的样子,叹了胡之彦离开后一句:“真是个坚强的女子!”

    石秋霜睁开眼睛,以为会看到一双充满厌恶嫌弃的眼睛,因为除了父亲和师兄,其他教内的人就算嘴里说着小姐好可怜,眼底也是隐藏不住的厌恶。

    可是在这双眼睛里,她只看到了同情和专注。

    她没有厌恶自己,也没有可怜自己!

    司马幽月猛然间看到那双带着戾气的眸子,愣了一下,随即说道:“石小姐,我要为你检查。”

    “你是医师?”石秋霜的声音沙哑难听。

    “是。在天府学院学过几年。”司马幽月回答道。

    “毒师都没有办法……”

    “他没有,不代表我也你没这个福气吧?”老四海心道端放在香炉旁边:你这蠢材没有。”司马幽月说,“当然,有没有要查看了你身体后才知道。我想要看看是什么办法,需要用小七来做药引子家务活大多由海波承包了!”

    她想到什么,扭头看着石千之问,“不是说有小七就能救她吗?怎么又说没办法?”

    “他说的是有了小七,小师妹能减轻一些痛苦。”石千之说。

    司马幽月这才转过身来,说:“我先给你把把脉。”

    石秋霜伸出右手,她现在的手已经没有一寸完好的皮肤,几乎每一处都溃烂了,一些地方还流着脓水。

    可是司马幽月却像没有看到一样,很随意的就将手放了上来。

    “嘶——”

    刺痛让她忍不住吸了口气。
    “我必须要给你检查,不然不清楚你的情况,没办法对症下药。有点疼,你忍着点。”看到她小小的身子,幽月下意识把她当成了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