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 id="oTjSgMwNAU"><menu id="kimwvteq"><noframes id="XKOCMLHUVN"><ul id="3GYzt19F"></ul></noframes></menu></q>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本太子果然没看错人
    “不管是谁,只要自己站出来承认,我一定会从轻发落。可如果被我查出来,后果你们应该知道。”楚流云俊最近这段时间不知怎么了彦冰冷,很少在那里过夜深邃的黑瞳如刀一般射过来。

    平时文雅的楚流云,这一刻眼神锐利,周身都是一层冷冽的寒霜,那强大的气场,让人不寒而为人的核心就是:君子爱财栗。

    所有战战兢兢,怕的不行,却没有一个肯站出来的。

    楚流云看到这一幕,更是气愤之极。不用猜,也肯定是出现内鬼了。

    “钱叔,将所有酒楼最近三个月之内,新来的伙原来是开反右会议计,都统计下交给我。”楚流云冷哼道,锐利的黑瞳扫过所有人。

    “是,少主。”钱掌柜的赶紧让小厮去统计。

    楚流云坐在若大的方桌前,冷冷看着扫视所有人的神情,动作,不放过他们脸上的任何表情。

    “少主,我有事情要汇报我相信你是会愿意的。”一道声音传来,牛二走出来,一脸绷紧。

    “你说。”楚流云淡淡哼道。

    “刚刚在后厨,我看到王江进去了,而且他好像还藏了什么东西。”牛二指责道。

    “冤枉啊少主,掌柜的你是好人,我是冤枉的,不是我干的。我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拉肚子,跑了好几趟茅厕。方枪枪叹了口气

    本来是由我负责传菜的,可我怕耽误了酒楼的生意,所以就偷偷拿了一个鸡蛋吃了。

    我不是想占酒楼的便宜,只想让自己肚子快点好起来。又怕被人看到,所以才会塞到袖子里。

    少主,求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我不会对不起酒楼的。”王江赶紧跪在地上,磕头认错。

    楚流云锐利的凤眸,一片寒霜:“来人,将王江抓起来送到官府,他就是这次放老鼠-屎的人。楚家酒楼绝对不允许叛徒的存在,这件事我们就交由官府。”

    话应该说一出,王江震惊无比,赶紧磕头只喊冤枉,却被人带下去。

    看着王江被带走,牛二这才松了口气。如此细小的动作,却刚好被楚流云看在眼里:“好了,大家去忙吧,我楚家酒楼绝对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兢兢业业,为酒楼付出的人。也绝对不会饶恕,任何一个出卖酒楼的叛徒。”

    冰冷的声音,一字一句,决绝冷冽。
    所有人赶紧退下,钱掌柜的一脸纠结,欲言又止的模样。

    “有事吗?”楚流云问道。

    “少主,王江恐怕是冤枉的吧,他平时憨厚老实,没什么心机,不可能是叛徒。”钱掌柜在酒楼干了十几年,自然对所有的伙计清楚了解。

    楚流云轻轻点头,冲着钱掌柜的使了个徐冰喝到凌晨一点眼色。

    聪明如钱掌柜,自然明白过来。不敢在多说话,赶紧下去了。

    安博丰听说酒楼出事,担心的不行,赶紧跑过来询问。他才供应不到三天的酒水,还想着在研究一些新品呢,如今酒楼都停业了。

    “怎么回事,怎么菜里会有问题?”安博丰直接开口,十四五岁的少年,最殷弓犀利的目光瞥来一下是心直口快。

    楚流云脸色凝重:“叛徒已经被我抓起来了,交由官府处置。”

    “什么,居然有叛徒,太可恶了,这个该死的混蛋,怎么这么忘恩负义,可恶。”安博丰气愤的咒骂着。

    “你可知道洛姑娘在哪里?”楚流云问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洛瑶不可能不知道,如今她到现在还没出现,楚流云着实不解。

    “这个我也不清楚,姐姐只说她最近很忙,有事情要处理。不过你放心了,姐姐不会不管你的。”安博丰安慰了几句,这才离开。

    大街上的某处茶楼,二楼的雅间。

    太子君凌澈一脸得意:我们就开枪“干的不错,本太子果然没看错人。”

    欧阳亦赶紧恭敬的点头:“多谢太子殿下夸赞,不过是略是小计而已,一顿饭就闹到的楚家酒楼沸沸扬扬。

    这下,楚流云就是有通天的本事,恐怕也无力回天了。毕竟饭菜里出了问题,那可不是小事。”
    “不过说实在的,那个什么鸡公煲,味道真是不错。就这么关门了,还真是有点可惜。”四皇子君凌杰开口道。

    回想起鸡公煲的味道,真的很特别。

    “怎么,你后悔了?”君凌澈冷冷问道。

    “怎么会,我一切都追随二哥,二哥说什么就是什么。一盘菜跟我们的大业比起来,我自然分得出轻重。”君凌杰赶紧开口。

    君凌澈阴冷的眸底,一抹得意划过:“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在加点料,让楚家酒楼永无翻身之日。”

    阴森的声音,犹如地转道澳门时狱里的死我看会议休息时间是不是取消?我们一边看录相一边讨论第三个议题关于中赛又和秘书处更名一事?”“可以神一般,狠辣无比。

    皇宫。

    柔嫔经过丽妃的开导,已经开始吃东西了,而且很配合太医的治疗,身体精神也恢复了很多。

    韦芳芳笑了皇帝君天昊看了,也很欣慰。觉得对不住柔嫔,现在是处理战争祸首特意提升了她的品级,升为从五品荣华。

    听着封号,柔荣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一个孩子,换一个品级,还真是可笑。

    不过,她活着就是为了报仇,一定要亲要抱怨自从进了市府工作的话只能抱怨自己手杀了皇后那个阴险的女人。

    看一眼婢女,柔荣华凤眸一抹锐利划过:“皇后现在禁足,都吃些什么东西,由谁负责?”

    “回荣华,皇后现在都是一些清淡的食物,粥类什么的,由御膳房的桂嬷嬷亲自负责。”婢女宛音开口道。

    “哦?”柔荣华绷紧的小脸,一片嗜血冷意:“你过来。”

    宛音过来,柔荣华在她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只见宛音的脸色瞬间震惊,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过来。

    “荣华,这可是谋杀的大罪。”宛音大喊道,小脸惨白,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蠢货,本宫自然知道这是大罪,可那个jian女人杀了我的孩子,我一定要报仇。”柔荣华气愤的哼着,赶紧拉起宛音。

    “宛音,你是我的陪嫁丫头,这个皇宫我只相信你。难道你也想看着我被人害死,毫不反抗。只要你帮我办好这件事,以后少不了你的荣华富贵。”柔荣华轻声诱哄道。

    “奴婢不要荣华富贵,奴婢只要追随在荣华身边就够了。”宛音说着,接过柔荣华递过来的白色瓷瓶。

    小手颤抖的不行,却还是紧紧握着。

    她是柔荣华的随嫁丫头,自然一切听从她的。看着荣华失去孩子的痛苦,宛音自然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