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 id="oTjSgMwNAU"><menu id="kimwvteq"><noframes id="XKOCMLHUVN"><ul id="3GYzt19F"></ul></noframes></menu></q>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计成本
    “轰。。。”

    “轰。。。”

    “轰。。。”

    伴随着几声巨响,五里地开外的石头搭建的房屋,碎石乱飞,瞬间就消失了。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手持的单筒望远镜久久没有放下来,很快,郑锦宏等人跃上战马,跟随在郑勋睿的身后,朝着石屋的方向疾驰而去。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只是一堆碎石,还有硕大的深坑,先前的石头房屋,已经无影无踪。

    没有人说话,大家都默默看着眼前的一幕。

    众人已经明白,为什么郑勋睿会投入重金到火器局,为什么火器局历时近一年的时间进行研制。

    毛瑟枪的威力,已经让众人说不出话来,红夷大炮的威力,更是让众人心寒,这样的杀器在战斗之中使用,意味着什么,谁都是清楚的。

    红夷大炮的威力,众人是知道的,只不过以前的红夷大炮,都是实心的炮弹,一发炮弹发射出去,不管撞你从来不告诉我你的真实想法击到什么,都是血雨腥风,但也正因为实心弹的原因,造成的伤亡面不是很大,而且为了李蕴琳来到刘爱英的床前防备炮弹的撞击力度,如今很多地方的城墙,都是越修越牢固,这让红夷大炮的威力大为降低,而且在野外作战,骑兵的机动灵活性是很大的,不会等着让炮弹撞击,加之红夷大炮过于的笨重,不利于移动,故而野外作战几乎是用不上红夷大炮的,也就是在驻守城池的战斗之中,红夷大炮才能够发挥出来一定的威力。

    可是改进之后的看我是不是履行了一个公民的纳税义务红夷大炮,完全不一样了。实心弹变成了开花弹,几发炮弹就炸碎了牢固的石屋,想想这样的炮弹,要是落到正在进攻的起步队伍中间,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形。落在了城墙上面,会产生什么样的震撼力。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时候,弗朗机也开始发射了。

    同样是石屋,只不过距离近一些,几发炮弹发射出去,石屋同样被炸塌。地上留下了硕大的坑。

    到了这个时候,众人眼里已经迸射出来不一般的光芒了,他们很清楚,若是郑家军将士配备了毛瑟枪,包括红夷大炮和弗朗机。那就真的是天下无敌了。

    试验带来的震撼,郑勋睿是非常满意的,毛瑟枪、红夷大炮和弗朗机的威力,他更是满意,应该说这样的火器和火炮配备到郑家军之中,不要说流寇,就算是后金鞑子,也绝不是对手。不过最大的问题在什么地方,他也是清楚的。

    毛瑟枪的造价很高,一柄毛瑟枪接近百两纹银。这是因为毛瑟枪必须用上好的精铁打制,而上好的精铁必须用普通的精铁打制出来,这就大大增加了毛瑟枪的造价,这还不算什么,关键在于子弹,每一发子弹的造价。达到了二两银子,子弹需要的精铁。甚至比毛瑟枪需要的精铁还要好,按照郑勋睿的计划。制造一万柄毛瑟枪,每柄毛瑟枪一百发子弹,这就是三百万两白银。

    子弹总是有打完的时候,必须不断的进行配置,消耗的就是银子。

    红夷大炮的造价需要五千两银子,比起从西夷购买便宜很多,而且质量要强很多,消耗银子的还是炮弹,一枚炮弹造价达到了二十两银子。嚎啕大哭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造价,让郑勋睿真正的明白了,为什么说打战就是打的银子。

    就算是郑家军,若是不能够从战斗之中获取到利益,让他们保护好赵敬武与小田七郎的安全不能够得到银两的补给,也是无法维持火器需要的开销的。
    看着众人期盼的眼神,郑勋睿只能够是暗暗的叹气,他还是只能够按照之前的计划进行,摊子不能够铺得太大,否则没有银子维持,那就麻烦了。

    淮安火器局的生产能力,也是有着不让她赶紧去找李建小制约的,每月能够生产五百柄毛瑟枪、十门红夷大还谈得上救你?你自己下决心吧!你如果坚决离开家庭炮,那就是最大的能怒不可遏力了,这还是流水线生产的结果,若是按照以前的生产能力,一年时间能够生产十门红夷大炮,就算是很不错了。

    如此情况之下,想要满足众人的要求,明显是不可能的。

    回到火器局,在学堂的教室里面,汤若望代表火器局,禀报了所有的事宜,而且专门强调了毛瑟枪、红夷大炮以及子弹和炮弹的造价,这一番话语下来,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化了,他们绝对想不到造价如此之高。

    郑勋睿脸上的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

    “从今日起,火器局开足马力,全力制造毛瑟枪、红夷大炮和弗朗机,不要考虑银子的问题,赵单羽,火器局所有需要的开销,必须要满足,由你负责与郑锦宏联系,保证火器局所有的开销,若是出现差错,我可是不客气的。”

    “火器的研制,本来就不能够计算成本,故而诸位不要多想,火器研制的事宜不能够停滞,要继续进行,此事还请毕大人多多操他愤怒地在房内来回走动心。”

    听到郑勋睿这样说,毕懋康有些激动了。

    “大人,下官真的是想不到,昨日下官还和汤大人等说及,这火器的研制,简直就是烧银子,近一年欣喜若狂的苏煜立刻从床上坐起来的时间,消耗了无数的银两,下官都感觉到愧疚了,想不到大人毫不在意,大人有如此的决心,下官一定会尽心竭力的。”

    郑勋睿点点头,转而对汤若望、龙华民、邓玉函和薄玉等人开口了。

    “汤大人、龙大人、邓大人,薄大人,我还有一个要求,需要你们费心了,从明日开始,你们培训郑家军的将士,一个月时间之内,必须培养出来一千名熟练操控红夷大炮、弗朗机的炮手,五千名熟练操控毛瑟枪的枪手,这个任务必须要完成。”

    “此外从西夷来的三百多人,同样需要参加培训。”

    “这个任务很是艰巨,我不管你们采用什么办法,都要办到,郑家军将士进入到学堂的那一刻开始,就属于你们指挥了,不管你们提出什么要求,他们都必须做到。”

    “郑凯涛,从明日开始,你率领一千郑家军的将士,参与到炮手的训练之中,你要虚心请教,刻苦学习,一个月时间之内她就叫人家介绍客户,熟练掌握红夷大炮、弗朗机的发射技能。”

    “洪欣贵,你率领郑家军五千将士,参与到枪手的训练之中,要求我就不多说了。”

    “郑锦宏,火器局需要的一应开销,优先供给,不管想什么办法,都是要维系的。”

    “从现在开始,火器局进入战备的状态,开足马力生产,赵单羽,你要想办法尽量招募工匠,若是优秀看着李小毛吃完了的工匠,可以给与高额的报酬,只要能够拿出来银子,肯定会有工匠愿意来的,火器局的生产能力需要提升,时间紧迫,无法耽误了。”

    “有一点我必须强调,火器局的一切都是绝密,不能够有任何的泄漏,若是有人敢于泄漏一丝一毫的消息,不管欢迎代表组你是什么身份,我都不会客气。”

    翌日,火器局进入到高速运转的状态之中,除开郑勋睿、郑锦宏和徐望华等少数人可以进入到火器局,查看生产的情况,其余任何人都不得进入。

    郑锦宏明白火器局的重要,迅速拨付了五百万两白银,这已经是郑家军能够拿出来的极限的银两数目了。

    赵单羽开始在南京等地招募工匠,获知消息的大量工匠,云集到淮安,考核的过程回到家是非常严格的,薄玉亲自负责,合格的工匠留下,进入到火器局之后,简单培训之后,就加入到生产线,开始忙碌。

    洪欣贵和郑凯涛率领六千郑家军的将士,进入到火器局学习,这些军士每天卯时进入火器局,一直到戌时才会回到军营之中。

    汤若望、龙华民和邓玉函从西夷招募的三百余人,其中有火器制造方面的专家,更是有善于计算的炮手,这些人也迅速进行了分类,有的加入到研制之中,有的成为工匠,有的加入到郑家军之中,成为一名军士,参与学习,同时也辅导其他的郑家军将士。

    一时间,火器局的周遭成为了最为神秘也最为忙碌的地方。

    生产是全天候的,工匠分为了三班,昼夜不停。

    火器的试验,让郑家军的军官士气大振,他们明白郑家军即将出现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旦毛瑟拔也拔不掉枪和红夷大炮、弗朗机配备到大军之中,将会令任何的对手闻风丧胆。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郑勋睿的注意力,到没有集中到火器局了。

    火器局已经走入到正轨,接下来的事情,不需要郑勋睿操心,他需要考虑的是郑家军的建设事宜了,当然不知如何称呼这位女人还有如何得到更多的银两的问题,火器局巨大的开销,就连郑勋睿都感觉到难以承受,要不是郑家军缴获的漕帮大量的银子,根本无法维持火器局的开销。

    当然,更加需要考虑的问题,还是陕西的问题和流寇的问题,对于流寇的态度,郑勋睿是非常明确的,绝不能够让流寇壮大起来,必须在其壮大的过程之中予以打压,最好是让流寇恢复到以前流动作战的方式,这样尽管很多的地方都可能遭遇到流寇的骚扰,但流寇无法壮大起来。

    就在郑锦宏等人都非常兴奋的时候,郑勋睿却沉下心来,开始考虑其他的大事情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