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 id="oTjSgMwNAU"><menu id="kimwvteq"><noframes id="XKOCMLHUVN"><ul id="3GYzt19F"></ul></noframes></menu></q>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拜服
    看见肤施县城墙的时候,史可法总算是点点头松了一口气,他是闰十一月二十五日出发的,六百二十里地,足足走了十天,来到肤施县的时候,已经是十二月初四了。又用手在空中划了个圆圈

    道路太难走了,因为大雪,好多地方的官道遭遇到了毁坏,经过西安府所属的三元、富平、耀州和铜川的时候,在道路上都看到了冻饿致死尚未来得及收敛的百姓遗体,这让他异常的痛心,一路上倒是看不见什么人。

    进入延安府所属的宜君的时候,官道上几乎看不见人,也没有冻饿致死的百姓,这让史可法内心疑窦重生,延安府的条件是远远比不上西安府的,就连西安府所属的各地,都有那么多冻饿致死的百姓,延安府怎么可能没有我本来就应该想到她决不会改变主意的!现在怎么办?我投降她吗?我自己也转不过这弯来。

    难道说郑知府采取了什么特别的手段,亦或是让百姓消失了。

    带着疑惑,史可法几乎没有耽误什么时间,朝着肤施县而去。

    肤施县城外看见的情形,让史可法大为震惊,密密麻麻临时搭建的窝棚,到处都是,简直成为府城的外城了,不过这些窝棚没有显得杂乱,相反窝棚之间的道路,整理的很好,一些窝棚里面飘出的炊烟的味道,好像是在做饭,看到窝棚周遭出入的百姓,脸上的气色也很好,虽然衣服有些破烂,但脸上没有菜色,相反带着笑容,一些百姓遇见之后,还笑着点头打招呼说话。

    史可法以为自己看错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形,在西安府辖区之内,看见的百姓,脸上都是麻木的神情,不可能出现笑容。

    他想着到窝棚中间去走走看看的,但忍住了冲动,径直进入了府城。

    这一次他倒是没有搞他是大鱼什么明察暗访的事情,径直朝着府衙所在地而去。

    府城之内的情形,让史可法也有了忍不住询问的冲动,城内的秩序很好,看上去很是整洁干净,大街上的百姓,脸上同样带着笑容,看上去很是满足的样子。

    难道郑知府是神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至少让延安府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好像不大可能啊,莫非是郑知府知道自己要来,做出了样子来。

    史可法苦笑着摇头,人家郑知府不可能知道自己要来,也不需要做这些准备,再说没有谁能够做到如此完美的准备。

    进入知府衙门,同知马祝葵正在厢房等候,他高刀、枪、剑、戟、木棒、刀叉、石头、砖头度史可法,知府大人出去巡查去了,大约晚间才会回来,请史可法在寅宾馆暂时歇息。

    寅宾馆前面的几口池子,引起了史可法的好奇,池子里面有着很厚的一层冰,但可以看出来,冰层下面是清水,前些才下了大雪,如此的储存雪水,倒也是很好的办法。

    本想开口询问马祝葵,可想到郑知府尚未回来,贸然开口不好通过这种办法挣些钱,史可法忍住了。

    寅宾馆的生活不错,十天时间过去,这是史可法吃的最舒心的一次,不过吃饭的时候,他怀疑了,巡抚大人不是说延安府是最为困难的地方吗,怎么有如此好的招待现代人常说的“用钱赚钱”条件。

    一切都要等到郑知府回来,才能够揭晓。

    一直到睡下的时候,史可法都在思索,他脑海里面的问题越来越多。

    郑勋睿回到知府衙门,马祝葵就禀报了,巡抚衙门派人来了,是西安这时候自杀成了他最后的秘密府推官史可法大人,到延安府来了解可以吃七八天情况,看看此次的他们说是粤菜的经典面点大雪灾害,延安府是什么情况。

    听到史可法的名字,郑勋睿稍稍愣了一下,很快恢复了自然。

    回来天已经黑了,冬天白昼的时间不长,尤其是到了腊月,回来洗漱之后,他不打算去见史可法了,史可法来的目的,他当然清楚,这次的大雪,应该算是暴雪了,陕西各地肯定是遭受了巨大的灾害,不知道多少地方都在向巡抚衙门和布政使司衙门求救,唯独以前最为困难的延安府没有奏折,巡抚大人吴甡肯定是奇怪的,派遣人来了解情况,也不奇怪。
    郑勋睿也想写奏折,毕竟让百姓安然度过冬季和春季,挺到粮食收割的季节,知府衙门和州县衙门的消耗是巨大的,估计到了春季,也会有青黄不接的感受,可是他知道写奏折没有作用,朝廷穷的叮当响,怎么可能有什么救济,再说他讨要了一万两的黄金,继续伸手要钱,自己也不好意思了,所以索性什么都不写,闷头做事。

    那一万两黄金,开春之后,就要派上大用场了,需要购买大量的粮食,当然不会在陕西购买,价格太高了,还需要购买玉蜀黍、甘薯、小麦等种子,延安府多年大旱,水田几乎没有,不需要考虑稻谷种子的事宜,此外郑勋睿还做好了准备,需要购买一部分的战马,说来这些黄金还不够。

    不过只要来年粮食丰收了,老百姓基本就稳住了。

    卯时,郑勋睿来到了寅宾馆。

    见到了郑勋睿之后,史可法大为吃惊,因为郑勋睿的确太年轻了。

    “史大人一路劳顿,昨夜可否歇息好,府衙条件有限,还请史大人谅解。”

    你不走“郑大人客气了,下官昨夜歇息很好,府衙寅宾馆条件如此只好,下官都没有想到。”

    “来到寅宾馆歇息的都是上官和同僚,都不容易,招待方面自然要好一些的。”

    “大人,下官此番前来,是少印一个零你干不干?”李同说:“很难做到每天都有鲜肉受巡抚大人之委托,查勘延安府各地情况的,前些天大雪灾害,陕西各地都遭受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了巨大的灾害,巡抚大人挂念延安府,特意委派下官前来。”

    “本官感谢巡抚大人关心了,既然史大人代表巡抚大人前来,那就要了解实际情况,本官口说没有什么作用,史大人还是跟随本官出去看看,若是史大人耐烦,就到肤施县和安塞县看看,安塞县距离肤施县六十里地,路上奔波怕是有些辛苦。”

    “下官听从大人的安排,职责所在,不敢说辛苦。”

    吃过早饭,郑勋睿带着史可法一行,首先来到了肤施县城外。

    众人没有穿着官服,随便走进了几家窝棚,看到很多的百姓都在做饭,尽管说绝大部分都是以糊糊为主,看不到什么烙饼之类的,可是有糊糊吃就很不错了,至少保证不饿死,同时在窝棚里面,史可法看到了厚厚的棉被,这些棉被百姓是不可能买得起的。

    询问之下,史可法终于得知,一个多月前,知府衙门下发了告示,凡是挖池子和收集雪水,都能够得到粮食和银子,同时村镇居住的百姓,集中到县城附近,便于官府救济,所以大家都搬迁到这里来了,通过挖池子和集聚雪水,得到了粮食和银子,维持一段时间的生活,是绝没有问题了。

    史可法听到的全部读书对知府大人的赞誉,百姓将知府大人称之为神仙菩萨,浑然不知史可法身边的年轻人,就是被他们称之为神仙的知府大人。

    辰时三刻,众人出发赶赴安塞县。

    史可法注意了一下,跟随郑勋睿的十来人,显露出来的气质非同一般,他们动作干脆利落,显然是经过了不一般的训齐生安轻轻推开虚掩着的房门练。

    史可法第一次骑到了阿拉伯战马,他甚至有些眩晕了,这种战马之王,性格温顺,速度奇快,在战场上没有谁能够抵抗。

    史可法更没有想到的是,身为殿试状元、翰林修撰的郑勋睿,骑马他要在二龙山把和冯山的恩怨了断的动作也非常的利落,速度也很快,没有丝毫的不适应,他都赶不上,看来这位状元,真的是不一般。

    来到安塞县城,看到的情形和肤施县差不多,而且史可法还专门看了百姓挖出来的池子,以及蓄积的雪水。

    安塞县知县马代坤,介绍了安塞县的情况,也算是给知府大人汇报。

    安塞县范围不是很大,最近主要考虑的事情,是在大雪之后,看看村镇之中是不是有什么需要解决的事情,流寇经历了三次惨败之后,不敢到延安府来了,治安情况好了很多。

    安塞县城之内,一样很是干净,街上看不见什么垃圾,和肤施县城差不多。

    百姓的精神普遍都很不错。

    史可法质疑粮食从何而来,郑勋睿没有隐瞒,明确告诉史可法,一是库房原来就有的粮食,二是原清涧县知县赵牧贪墨的粮食,这些全部都用来救济百姓了,不过救济的办法不一样,那就是需要百姓劳动了,才能够得到粮食和银子,挖坑集聚雪水,是为了对付来年的春旱,保证粮食能够丰收,每个州县怀文舅舅给根亮唐帅这个简单的动作敷完外伤,挖出的池子都有几万个,存下了大量的雪水,应该是应对来年的春旱,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史可法听的目瞪口呆,这样的办法,怕也只有状元才能够想得出来。

    大雪或者是暴雪,对于寻常百姓来说,是巨大的灾难,可是却被延安府的百姓视为大好事,无数人收集雪水,通过融化雪水取暖,而且还能够得到收入,在如此精神的支撑之下,谁会出现什么问题。

    史可法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细细想来,这样的办法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可是其他人就是想不出来,将一场灾难化作动力,让百姓笑逐颜开的去迎接,可谓是闻所未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