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 id="oTjSgMwNAU"><menu id="kimwvteq"><noframes id="XKOCMLHUVN"><ul id="3GYzt19F"></ul></noframes></menu></q>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起了兴趣
    半日后,所有人从大殿出来,三三两两的说着今天的事情。

    姜俊弦和石千之走在最后。

    “这么多年,你终于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都要忘记你长什么样子了。”石千之晃晃悠悠的走在石阶上,说道。

    “才离开几十年而已。”姜俊弦嫌弃的说,“如果你真忘记我还好,那样我就不用面对你这张欠扁的脸了。”再苦累也就是十年八年的光景
    “别介,这么没良心。你不在的时候我可是很想你今天晚上就送你回娘家的。”石千之一拳打过去。

    “别说的这么恶心。”姜俊弦抓住他的手,甩了出去。

    “唉,没良心的小子!”石千之站稳,埋怨的他又回到井上挑了一担水回家了看着他。

    “良心是什么?能吃吗?”姜俊弦问。

    “……这还真不能。”石千之叹了口气,“你这么久才回来,咱们去喝点酒吧。”

    “没兴趣。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姜俊弦说。

    “是姜家的事情?”

    “嗯。”

    “姜俊哲的事情是我们疏忽了,让姜家将他救了出去。如果这次你没有自己回来,我们也会让你回来了。”石千之歉意的说。

    “这也不是你的责任。”姜俊弦说,“姜家的也不是一般的势力,他们能找到他也不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以姜家的做事风格,他们知道我顶替姜俊哲的事情肯定会去学院找我。他们不知道是你们抓了姜俊哲吧?”

    “不知道。我们的人没有暴露信息。”石千之说。

    “那他们必然会去天府城。”

    “你要回天府城?”石千之看着他,“咱们街上的小媛你现在肯定被通缉了,你回去还不得被人追杀到天涯海角。你可别做傻事啊!”

    “我又没说要回天府城,你大惊小怪什么。”姜俊弦淡淡的说。

    “你不回去找姜俊哲报仇吗?”头发又白了几根

    “找,但是不一定要去天府城。”

    “那你要去哪里?”

    “丹比就要开始了,姜家一定会带他去的。”

    “你要去丹比?你要参加?”她瘦了不少石千之惊讶的看着他。

    “参不参加再说,总之要去。”姜俊弦说,“还有多久?”

    “不到两年。很快,闭个关就到了。”石千之说。

    “嗯,你帮我搞一张入城资格。”

    “我们到时候肯定会去参加的。”石千之说,“到时候你和大家一起去不就好了。”

    “也行。对了,木神使明日去外围,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姜俊弦问。

    “过两日再说。他不是觉得自己又强令自己缩手作罢很厉害吗?先让他去碰碰石头,他才会知道自大是不可以滴!”石千之对那木神使很厌恶,长得肥头大耳不说,还贼眉鼠脸,又喜欢针对比他优秀的人,看着就反胃。

    “这些年我虽然一直在学院,但是却没完全摸透。他们那潭水可深的很。”姜俊弦说,“你奉命前去督察木神使的事情我想买,在那边要小心,最好不要和他们硬碰硬。”

    “看你一说到那里就这么多话,你还是对那里产生了感情了。”石千之见他瞪着自己,说,“别不承认,你虽然看着没什么,但是我知道,你心里还是难过的。”

    “不要说的好像你什么都很懂的样子。也算他分得浮财”

    石千之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死鸭子你就别嘴硬了,从你到这里来开始咱们就认识了。除了我谁还这么了解你?难过也没什么丢脸的,要是让我背叛师傅他们,我也会难受的。”

    姜俊弦拍掉他的手。

    石千之并不在意,说:“走吧,咱们去几杯。就当为我介绍外围的事情了。我可是第一次去外围,你总不能让我去了后两眼摸黑,什么都不知道吧。要是那样,我这事情还怎么处理了对不对?走走走——”

    姜俊弦无奈的被他拉走了,心道给他讲讲外围的事情也好,这家伙这么懒,去了外围也不会去了解情况。

    可是当他看到石千之拿出来的果酒的时候,他沉默了“找得到的话。

    “俊弦,这可是最近流行起来的果酒,给你尝尝,然后咱们再喝其他的酒。我给你说,这可是忆月楼研究出来的,一般还不给外卖,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搞了些过来。”石千之得意的说。

    姜俊弦喝了一口果酒,没有说话。

    “怎么,不好喝?我可是特地给你留的。那你等着,我去把院子里埋的那几坛酒挖出来,那个后够劲。”石千之见他这样,还以为他嫌这果酒不够烈。

    姜俊弦没有回答他,石千之当他不值钱默认了,起身去挖埋在地下的酒。

    姜俊弦喝了一杯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等石千之回来的时候一坛酒几乎被他喝光了。

    看到自己喜欢的果酒没有了,他立马炸了:“哇哇哇,你这家伙,把我支开后一个人把酒喝光了,我今天还一口没喝呢!”

    姜俊弦挥了挥手,桌子上出现好几坦果酒,各种味道的都有。

    “赔你,别叫了。”

    石千之将酒坛都打开,每一坛都闻了一下,最后诧异的望着他:“不是说这酒不外卖吗?我自己搞一坛都花了不少精力,你怎么会有这么然后就是远行多?难道你在外围的时候跑到忆月楼工作了?去当店小二了?”

    姜俊弦白了他一眼,真佩服他们从来都不能把问题存放在脑袋里他的想象力。

    “这是小师弟酿制酒精已经使得他的健康状况大为不佳的。妙双喜欢和小小喜欢喝,她就给我们一人送了几十坛。”

    提到他们,他的情绪有些低落。

    “几十坛?!!”石千之跳了起来,“俊弦,咱们可是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了,你既然那么多,多分我一点吧。”

    “嗯。”

    石千之将这几坛果酒收了起来,将刚才挖出来的烈酒放上来,说:“咱们今天喝这个,一边喝一边给我讲讲外围的事情……”

    一日后,石千之看着醉但是趴在桌子上的人,自言自语道:“你这家伙肯定是喝果酒喝多了,酒量变得这么差。听你说这些,我对你那三个师兄弟倒是很好奇了。本来还想过几天再去的,现在有些迫不及待了。你就在这里好好躺着吧,我先去外围了。对了,我会顺便帮你看看姜俊哲那家伙是不是真的去了那里……”

    说完,他拿出破界符,打开一条空间通道离开了,留下喝得醉醺醺的姜俊弦一个人在院子里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