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 id="oTjSgMwNAU"><menu id="kimwvteq"><noframes id="XKOCMLHUVN"><ul id="3GYzt19F"></ul></noframes></menu></q>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徐吉匡的智慧
    孙传庭前往陕西西安的时候,已经给陕西巡抚文震亨去信,说明了情况,征召一万军士可不是小事情,至少需要十天半月的时间,可湖广与四川两地频频告急,特别是四川,因为白杆兵在北直隶惨重的损失,基本失去了抵御流寇的能力了。他搞了一张假的担保证明

    刚刚上任的孙传庭,只能是干着急,单枪匹马杀向过不了多久四川,没有任何的作用,可麾下能够指挥的军士,目前只有河南的五千人。

    孙传庭想到的节约时间,给文震孟写信了,意思是要求巡抚衙门做好一切的准备,最好是能够在短时间之内招募到一万军士。

    陕西,西安,巡抚衙门。

    文震亨皱着眉头,看着孙传庭的来信,徐吉匡站在一边。

    “徐大人,这孙大人的信函你看过了,这么多年以来,五省总督从未牵涉到陕西什么事情,不知道孙大人为什么突然想到在陕西来征召卫所军士了。”

    徐吉匡看了又能怎?”不管怎样还在认真的思索,前往陕西之前,郑勋睿专门和他谈只剩下庄稼和镰刀过了,意思说文震亨的想法还是有些不一样的,说到底是忠于皇上和朝廷的,故而在平日里处事的过程之中,需要特别的注意,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也可以说说不该说,心里要有谱。

    孙传庭前往陕西来招募卫所军士,文震亨虽然觉得奇怪,但内心里面还是支持的,毕竟孙传庭代表的是朝廷,可这征召军士的背后,有着太多牵连到的事情,包括粮草的供给等等,这都是需要巡抚衙门拿出来大量钱粮的。

    徐吉匡身为八品的巡抚衙门知事,是资格和孙传庭面对面交谈的,要真的出现这样的局面了。那会引发怀疑,徐吉匡也不好开口说什么。

    所以和文震亨的交谈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郑勋睿的信函尚未到陕西,徐吉匡给郑勋睿禀报事宜的时候。在信函里面提出了建议,他认为直接拒绝孙传庭的要求不符合实际要求。这样做肯定会给朝廷口实,尽管朝廷暂时不会怪罪到郑勋睿和郑家军的身上,但很有可能撤换陕西巡抚,出现那样的情况就不利了。

    徐吉匡的建议是同意孙传庭的要求,可以让孙传庭带走一部分卫所的军士。

    徐吉匡的理由同样充分,洪欣涛正在大规模的征召军士,从郑家军的规模来看,三万人足够护卫整个的陕西。包括部分的边关,一些地方卫所军队就显得有些重复了,特别是延绥、宁夏等边关地方,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抽调一些宁夏卫和榆林卫的军士,接着派驻部分郑家军的将士,守卫边关,重点是护卫靖边、夏镇和黄羊川这三处互市的地方。

    此举可谓是一举两得,至于说钱粮的事宜,文震亨可以与孙传庭交谈。表示不能够提供更多的粮草,除非是大军在陕西境内征伐,各级官府可以负责提供必须的粮草。

    孙传庭为什么会想到从陕西招募军士。徐吉匡的分析,很有可能与朝廷有关系,陕西地处边塞,地大物博,民风彪悍,老少边穷,而且是流寇出现最多的地方,本不会引发朝廷的注意,是一个让任何人都头疼的地方。不过这些年以来,流寇惧怕郑家军。不敢进入到陕西,倒是令陕西各地平静下来。如此情况之下,朝廷开始插手陕西的事宜,也在情理之中。

    考虑了好一会,今天便到了镇委徐吉匡才慢慢开口。

    “文大人,下官觉得孙大人想着在陕西招募卫所军士,这样的决定巡抚衙门是要支持的,下官估计孙大人也是接受朝廷的安排,才会做出这等决定的。”

    文震亨点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当然知道徐吉匡的身份,也担心郑勋睿不同意这样的做法,想不到徐吉匡如此的爽快,这倒令他省去了不少的事情。

    “徐大人说的是,孙大人近日就要到西安了,本官想着马上抽调陕西行都司的军士,孙大人信函之中的意思,流寇正在湖广和四川等地肆掠,当今之计,必须要快速组建大军,进入湖广和四川等地围剿流寇,这等的大事不能够耽误啊。”

    “大人,下官觉得还是抽调榆林卫和宁夏卫的军士好一些,行都司的军士,多年未曾经她现在正在咱北京王府井超市上班历过厮杀,其战斗力如何尚不知道,宁夏卫和不就耍点小魔术吗榆林卫的就不一样了,毕竟是负责镇守边关,其战斗力还是不错的,抽调这些地方的军士,能够马上投入到战斗之中。”

    “好像很放心可榆林和宁夏等地都是边关啊,抽调边军可不是小事情,再说榆林和宁夏的守卫任务是很重的,万万不能够耽误。”

    “这个问题下官认为很好解决,互市设立在靖边、夏镇和黄羊川三处,郑家军派遣的有部分将士护卫这也打苏州而来?”段红莲挑着眉毛问道些地方,他们正好承担守卫边关的任务。”

    文震亨看了看徐吉匡,没有马上开口说话。

    徐吉匡这样的安排,可谓煞费苦心,不显山不露水就控制了边关,日后与蒙古部落任何互市的事宜,都在郑家军的完全掌控之中了。

    但文震亨也是支持这件事情的,从军队的战斗力方面来看,让郑家军驻守边关,防御流寇,文震亨根本就不需要操心了,可以放心治理地方上的像一群侵略者吞食着每一寸土地事情,加之郑家军所有的开销,与地方上没有任何的关系,巡抚衙门还能够从互市之中获取不少的银子,补贴开销。

    “徐大人这个建议也是不错的,只是从陕西抽调一万军士,这粮草的事情可有些麻烦。”

    “下官以为大人可以明确提出来要求,朝廷以往的规矩也是如此,这一万军士跟随孙大人剿灭流寇,到什么地方,当地官府就应该负责供应钱粮,巡抚衙门不可能拿出来那么多的钱粮,若是这一万军士驻扎在陕西境内驻景山记者站副站长,当然是巡抚衙门以及各级官府负责的。”

    文震亨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其实这个办法他早就想到了,就是看看徐吉匡会怎么说,要求巡抚衙门一直都负责一万军士的开销,这是不现实的,文震亨也不会答应,但需要找到拒绝的理由,当然孙传庭若是要求这一万军士原地驻扎,战斗来临之际才抽调,那也无所谓,就等于是维持原状了。

    孙传庭到西安的时候,文震亨已经拿出了抽到军士的方案。

    一路上孙传庭也在仔细的思索,他不是傻子,不可能不知道朝廷之中的微妙,不过为了能够组建起来大军,为了能够真正开始剿灭流寇,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了,本来以为文震亨会提出来诸多的困难,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文震亨已经列出来了方案。

    看见文震亨抽调的都是榆林卫有点像清末的总督府和宁夏卫的边军,孙传庭很是感动。

    边军战斗力明显强于内地卫所的军士,这是众所皆知的,文震亨能够想到抽调一万边军,说明对朝廷的安排是很重视的,也是完全服从的。

    至于文震亨提出来的粮草的解决办法,孙传庭也认为有道理,让榆林卫和宁夏卫一万军士到湖广和四川去征伐厮杀,后面还要求陕西巡抚衙门解决钱粮,放到任何地方都是说不通的,为了能够解决只要你的项目上马钱粮的问题,孙传庭专门给皇上和朝廷写去了奏折,要求解决一部分的钱粮,至于说后续的事宜,孙传庭能够想到办法。

    仅仅五天的时间,孙传庭需要的一万大军,就全部到了西安。

    文震亨提供了一万军士一个月的粮草,包括军饷在内。

    孙传庭很是高兴,专门给朝廷写去了奏折,说是陕西巡抚衙门不遗余力的支持剿灭流寇的作战部署安排。

    淮安,漕运总督府。

    “徐吉匡的来信你们都看了,如此处理是最好的,朝廷想着插手陕西,没有那么好的事情,不过我们不能够在表面上和朝廷对着干,徐吉匡这样的处理办法就算是最好的办法了,我看不用给徐吉匡回信了,相信这个时候,孙传庭大人应该到陕西西安。”

    郑勋睿说完之后,徐望华跟着开口了。

    但母亲告诉他做黑人一点也不需要自卑“大人,属下觉得还是要有”保安让锁匠迅速将木门打开所预防,倒不是此次征召军士的事宜,关键是朝廷今后还会有什么动作,这一点需要提醒徐吉匡把他给挠伤了,孙大人到陕西去招募军士,属下认为这不过是朝廷的试探,春节过去,北直隶已经稳定下来,朝廷公开的最大的隐患就是流寇了,趁着这个机会,朝廷将手伸向陕西、淮北甚至复州等地,都是有可能的。”

    郑锦宏没有开口说话,徐望华的这些话语不是危言耸听,从京城暗线送来的情报看,皇上对郑勋睿已经是非常警惕了。

    “徐先生说的有道理,不过徐吉匡应该知道如何的应对,既然派遣徐吉匡到陕西去了,那相关的事情,就让他独自去处理,经过这样的锻炼,徐吉匡也就能够独当一面了。”

    郑勋睿说完狗爷大喝一声之后,屋里沉默下来,尽管孙传庭到陕西招募军士不是多大的事情,这种践踏由来已久可从这件事情上面,已经能够看出皇上和朝廷的戒心,他们的动作不会就此停止,会越来越过分。

    郑勋睿必须要做好一切的准备,应对朝廷随时的试探和进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