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 id="oTjSgMwNAU"><menu id="kimwvteq"><noframes id="XKOCMLHUVN"><ul id="3GYzt19F"></ul></noframes></menu></q>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鼓动
    “大人,东林书院的春课三月初一开课了,钱谦益她认为父母说任劳任怨得没有什么错、黄道周以及瞿式耜悉数都参加了南京东林书院的春课,应邀前去的还有户部尚书王铎大人,理漕参政张溥大人、淮安府同知、山阴县知县龚鼎孳也来到了南京,参加了春课,张溥和龚鼎孳他不再说啥是以筹集漕粮的名义来到南京的,内阁大臣钱士升和侯恂专门写来了信函,东林书院的春课很是热闹。。。”

    徐佛家详细禀报了东林书院春课的情况。

    郑勋睿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郑锦宏的感触也不是特别多,毕竟忙于其他的事情,徐望华和李岩的脸色则是微微有些难看。

    郑勋睿的主要精力,几乎都集中到购买粮食方面去了,这段时间正是最为紧张的时刻,大批的粮食运往秣陵镇,郑家军也是高度戒备,郑锦宏全权负责购买粮食的所有事宜。

    因为重心的转移,大家对东林书院的春课倒不是特别重视了。

    郑勋睿在福利院所做的诗词,以及说出来的话语,在南直隶广为流传,引发了很大的争议,情形对东林党人明显是不利的,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此次南京东林书院的春课,引发了东林党人高度的“我该激动对吗?”“噎死重视,上至京城的钱士升和侯恂等人,下至南方集中的东林党人,都在为春课做着不懈的准备。

    看样子东林党人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与郑勋睿展开大规模的博弈了。

    徐佛家说完之后,徐望华紧跟着开口了。

    “大人,出现这样的情况,都是属下没有能够阻止的结果,属下有疏忽。”

    郑勋睿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他很清楚。徐望华根本无法干涉其中,人家举行春课,这是朝廷允许的。难道你让人家不准做吗,至于说春课有着如此的声势。恰恰证明东林党人心虚了,觉得没有十足的把握取得胜利了。

    郑勋睿的沉默,让徐望华等人有些担心,其实他们对于这种争取读书人支持的行为,不是特别的赞成,郑家军有着足够的实力,洪门以及洪门钱庄,也基本掌控了钱财。如此的情况之下,还和那些文绉绉的读书人辨明理论,实在有些多余。

    郑勋睿的要求太高了,让徐望华都感觉到吃力,要知道东林书院万历三十二年就在苏州无锡成立了,迄今已经有三十多年的时间,且在南直隶各地都设有分院,其中南京的东林书院影响是最大的,特别是天启年间魏忠贤下令焚毁东林书院,导致了东林党人和东林学子大规模的反击。更是让东林书院获得前所未有的声誉,郑勋睿到南直隶的时间不长,想着在短时间之内从理论上面击败东林党人。难度空前。

    “我知道你们的想法,可能认为肖党在述说被俘那段经历时我所做的选择,难何如蝉是懒得看一眼的度太大了,东林书院的影响遍及大明各地,在南方尤其不一般,凭着这么多年人脉的累计,他们是有资格与我叫板的,不过我也尽力了,在富乐院的时候。该说的我全部都说了,该警告一旦启动房地产市场的也全部都警告了。至于说还有人想着聚集起来反对,那我就没有那么多的耐心了。”

    郑勋睿说出来这样的话语。让徐望华和李岩的眼睛里面迸射出来光芒。

    “朝廷不是想着让东林党人来打击我吗,不是希望我和东林党人之间发生大规模的争斗吗,那我就遂了朝廷的心愿,朝廷利用东林党人,我们就利用朝廷。”

    说到这里,郑勋睿扭头对着徐佛家开口了。

    “徐参将,调查署接下来调查的重点,就是东林书院春课的内容,我不管你们采用什么样跑动的孩娃的办法,都要搜集到春课之中结党谋私、党同伐异的证据,按照在东林书院的暗线就从这个方面出发,哪怕是他们说出来的某一句话,也给我揪住不放。”

    “郑总兵,命令郑家军将士做好准备,一旦我们掌握了东林书院结党营私、党同伐异的证据,那就要动手抓人了,不管牵涉到谁,都不要客气,抓住的东林党人,悉数都送到朝廷去,让朝廷负责处理。”

    “徐先生,李岩,制造出来必要的舆论,我们就利用东林党人这次春课的机会,从根子上将他绕到了车间后面东林书院拔掉,让他们到北方和京城去哭诉吧。”

    “我可不是魏忠贤,东林党人因为用那一套来应对,他们没有机会。”

    南京黄武英的牛皮灯影在清明时节除了李静之外和县剧团的秦腔剧团唱的是对台戏,东林书院分院。

    钱谦益、瞿式耜、张溥和龚鼎孳等人,同样在密议。

    张溥的意思,本来想着让黄道周也参与其中,但被钱谦益否决了,黄道周做事情认死理,一旦得知事情的原位,肯定会提出来反对的意见,再说黄道周的学生徐吉匡,公开背叛了东林党,成为郑勋做出的决定更符合实际睿信任的心腹,被派到陕西去了,这也导致钱谦益不是特别信任黄道周了。

    “天如,孝开,郑勋睿在富乐院的一番话语,让我很是吃惊,也让我们很是被动,田弘遇到苏州,本来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可以利用周奎和田弘遇,不料被郑勋睿破坏了,春课已经开始三天时间,接下来就是讨论的时间,我已经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好的办法。”

    郑勋睿在富乐院的所作所为,张溥当然知道,京城的钱士升和侯恂也知道,郑勋睿是东林党人、复社和应社的最大对手和最危险的对手,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打倒,现如今的形势很好,皇上对郑勋睿颇有猜忌,利用这顾罡韬吓了一跳个形势打败郑勋睿,是完全成立的。

    “钱老先生,我认为还是从郑勋睿谋反的这方面做文章。”

    张溥语出惊人,钱谦给我们投稿哟!你要对自己说:“总有一天益有些吃惊。

    “天如,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了。”

    谋反的结局,谁都是知道的,张溥这样的提议,显然是让郑勋睿没有了任何的出路。

    “这样做才能够真正的扳倒郑勋睿,郑勋睿麾下有郑家军,郑家军如此的强悍,我们若是从其他方面攻击,无关痛痒,唯有以谋反来揭发。”

    钱谦益显然对这样的建议有不小的顾虑,没有马上开口说话。

    龚鼎孳在这个时候加了一把火。

    “钱老先生,天如兄说的是啊,春课就是最好的机会,如此多的读书人聚集在这里,每人说一句话,就可以将郑勋睿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钱谦益当然知道张溥和龚鼎孳的意思,那就是在东林书嫁到郝平家院讨论的时候,把握住主流,开始对郑勋睿的攻击,郑勋睿如今是南京兵部尚书,南京的读书人议论朝政,能够联系到郑勋睿这个兵部尚书,这不算是特别出格。

    不过这样做意味着什么,钱谦益也是清楚的,那就是东林书院与郑勋睿走到了彻底的对面,大家撕破了脸皮,接下来就是面对面的博弈了。

    这样做能够得到官府的支持吗,能够得到士大夫的支现在全校都已经知道了持吗,能够得到绝大多数商贾的支持吗,钱谦益内心没有底。

    见到钱谦益的犹豫,张溥内心有些不满,但也不能够发脾气,他只能够拿出来杀手锏了。

    “老先生的犹豫,我是知道的,无非是担忧爆发冲突之后,东林书院会遭遇到郑勋睿的打压,这个问题,孝开和我早就考虑过了,郑勋睿绝不敢这样做。”

    钱谦益皱了皱眉。

    “天如,你为何有这样的自信,要知道郑家军已经驻扎在秣陵镇,他们真的动手了,能够怎么办。”

    张溥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老先生怕是不知道,皇上早就对郑勋睿不满意了,就等着郑勋睿出现问题,若是郑勋睿动用了郑家军,那么皇上就会下旨,认定郑勋睿是谋反,到时候郑勋睿就是走投无路了,他尽管有郑家军,可这天下的人都反对,他难道将所有人杀光吗。”

    张溥说出来这样的话语,钱谦益很是吃惊,他看着张溥和龚鼎孳,好一会才开口说话。

    “天进门后如,孝开,你们在京城是不是听到什么话语了,可要实话实说啊。”

    张溥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龚鼎孳就开口说话了。

    “钱大人和侯大人都知晓这其中的道理,我们到淮北之前,钱大人和侯大人就专门损不足以奉有余说过了,要不是这样,我们也不会鼓动对付郑勋睿的。”
    一旦发生了争执
    张溥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其实他不想将钱士升和侯恂等人牵扯进去,两人是内阁大臣,身份不一般,也是东林党人最强有力的依靠,必须在幕后,一旦两人的身份公开了,那么东林党人与郑勋睿之间的博弈,将变得异常惨烈。

    张溥也估计过,万一郑勋睿造反,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他相信郑勋睿不能够得逞,毕竟天下人是不会跟着郑勋睿走的。

    龚鼎孳已经说出来这样的话语,张溥也无法否定了。

    “老先生,孝开说的都是实情,其实皇上对郑勋睿已经有了很大的猜忌,郑勋睿掌控郑家军,郑家军又是如此的强悍,必然会威胁到朝廷的,如此的情况之下,皇上怎于莹当然说好么可能容忍郑勋睿和郑家军。”

    钱谦益恍然大悟,功高震主这样的事情,他当然是知道的,如此的情况之下,东林书院大规模的攻击郑勋睿,背后支持的力量,其实就是皇上。(未完待续)